别恨我,我是军人!

2019-05-13


有一个时间

我们永远无法忘记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

汶川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

震疼了所有人的心

如今,11年过去了

震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曾经遍地的瓦砾废墟

变成了一个个美丽的村寨

▲北川新县城

11年后的今天

回望人民子弟兵

在汶川的那些瞬间

依然让人泪目

还记得当年那声吼

“别恨我,我是军人!”

这些感动,不会忘记

▲2008年5月13日7时,首批4500名空降兵乘运输机出发紧急赶赴灾区。

地震发生后,震中汶川一度与外界失去联系长达30多个小时,突入汶川实施救援,武警驻川某师闻令出征。

时任师参谋长的王毅主动请缨,率官兵火速开赴汶川。不惜一切代价向汶川挺进,尽快开辟生命通道。他们相互搀扶,边开路边前进。遇到山谷,大家上山时就手脚并用,一步步爬着往上挪;下山时,大家就像坐滑梯一样往下滑。13日23时15分,王毅带领200名勇士,历经21个小时,徒步强行军90多公里,成为第一支到达汶川县城的救援部队。震后隔绝了33个小时的汶川与外界有了联系。

4999米高空飞身一跃 


▲2008年5月14日,为准确掌握灾区情况,空降兵某部15位官兵冒着生命危险从5000米高空伞降灾区。

2008年5月14日,茂县上空。汶川大地震后的第三天,接连两天的大雨终于停了。此时空降兵某部接到命令:立即派遣伞降人员进入震中茂县,执行通信联络、灾情勘察、情况上报任务,为上级决策提供依据!

很快,一架运输机飞到重灾区茂县上空。当时机上除了5名机组人员,还有100名官兵,按计划第一分队的15名队员将首批伞降,第二分队的85名队员将第二批伞降。这是在4999米的高空,没有地面指挥引导、没有地面标识、没有气象资料,机上的伞降队员没有人知道跳下去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

14日中午12时左右,运输机一步步接近震中茂县灾区,并开始在其上空盘旋,寻找最合适的伞降时机。大约5分钟后,运输机下方的云层突然散开一个伞降窗口,透过这个窗口可以看到茂县城关大桥,于是伞降指挥官立即抓住瞬间即逝的有利时机,果断下达伞降命令,李振波大校第一个跃出机舱,紧随其后的是6名伞降队员。瞬间,雪白的伞花朵朵绽放,飘向孤城茂县。

12时25分,震后第一批伞降的15名勇士,终于踏上了震中茂县的土地。事前他们写下的等于是遗书的请战书:“我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去挽救灾区人民的生命,实现我们军人的价值。”

别恨我,我是军人! 

▲再陡的山坡也阻挡不了军人的脚步。

“别恨我,我是军人!”这是抗震救灾中一位军官的怒吼。战友不让他进一座废墟中抢救伤员,他指着身上的迷彩服怒吼:“你记住!一个兵,穿上军装的时候,就不再是你老子的儿子,你老婆的男人!你是老百姓的儿子,是国家军人!我今天就对不起她了!”然后向着妻子所在的城市方向敬礼:“宝贝,我爱你!别恨我,我是军人!”进入废墟后,余震造成废墟二次坍塌,他把伤员压在身下,自己受伤。七小时后,他醒了过来,拔下针头再次冲进了救援的队伍……

一名空降兵留给爱人的短信 

▲2008年5月18日,空军派直升机在红白镇上空察看灾情。

“我去灾区了,别为我担心,看到那么多人被灾情折磨着,作为军人我义不容辞,虽然我可以不去。我没有告诉家里任何人,只告诉你了,那里情况不容乐观,抢险救灾有着一定的危险,记住,如果我留在那里了,别哭,你失去的是一个亲人,那里很多人失去的不止一个亲人,那里建好了去那里看看,别问我留在什么地方。”这是一个空降兵在前往地震灾区前留给自己爱人的短信。

▲2008年5月15日,空军某部官兵把刚刚搜救的幸存者,紧急送上直升机运往成都救治。

求求你让我再救一个 

▲战士发自心里的呐喊!让我再救一个吧!

2008年5月13日,正在绵竹市武都镇武都小学实施救援的绵竹市消防大队战士荆俐杰发出了让人震动的呼喊。上午10时许,在抢救最关键的时候,教学楼的废墟在余震中突然发生二次坍塌。为保护救援人员,消防指挥部立即下令暂时撤出,等余震过去后再伺机进入。然而此时废墟中却还有一个孩子在呼救。荆利杰下意识地转身奔向废墟,余震再次袭来,一块巨大的混凝土块眼看就要下陷,战友们把荆俐杰死死拉住。

他双腿一软,跪了下去,哭着大声喊道:“我知道很危险,我知道进去了就可能回不来,但是求求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吧!我还能再救一个!”在整个救援过程中,荆俐杰至少搜救出300多人。

用身体搭起的“人桥”  

2008年6月,四川省地震灾区彭州市湔江河边,一群小学生正准备回家。河水太深,孩子们只能从在地震中严重损坏的铁索桥上通过。为了保证小学生们安全通过,战士趴在还没有修完的铁索桥上,组成临时的人桥,让小学生们从战士的脊背上通过。

任何困难都压不倒不屈的中国人,汶川地震11周年向牺牲的那些军人致敬!